一天吃晚饭的时候,我爸爸开始告诉我他在加拿大的第一天。

那是1968年,23岁的他坐上了一架飞机,口袋里仅仅揣着8 美元,来到了一个他从未去过的国家,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一个社区团体为新移民举办了欢迎晚宴,他兴奋地说:“他们有一桌丰盛的晚餐!”

,我并不感兴趣。 “一桌食物”,我随便应了一句,眼睛直视前方,快速浏览着电视上的棒球集锦。

“满满的一桌”。他接着说:“尼尔,基本上,桌上所有的野餐食物,我都没认出来。有两到三种沙拉,土豆沙拉,通心粉沙拉,也有可能是凉拌卷心菜。大概有四种不同的三明治,火腿三明治,火鸡三明治,鸡肉三明治,烤牛肉三明治。然后是主菜,他们好像称之为金枪鱼煲?甜点是馅饼。我以前从未见过馅饼。”

我放下遥控器,斜眼看着他。透过厚厚的四四方方的眼镜,我可以看到他的眼睛疯狂地扫视着。

“你怎么知道那些吃的是什么?”

“当时我哥哥也在那儿,他告诉我的。冷盘是绝对与众不同的,他们不是把普通的鸡肉切成片,而是把它们卷起来,上面插着牙签。我以前从未见过冷盘,也从没看到过卷起的这种鸡肉造型。奶酪也一样……有些是切片的,有些是方形的。”

“你吃了什么?”我问。

“我什么都吃了,只有这样你才能知道那儿的东西有多好吃!你没体验过可真是太遗憾了。我不敢相信你错失了多少美妙的体验!”

回想以前小的时候,爸爸会带我去杂货店,他对每一种水果的产地惊叹不已。特别是来自哥斯达黎加的菠萝和来自新西兰的猕猴桃。有时他回到家,打开地图册,看看这些国家在哪里。

“有的人从摩洛哥来,带着枣子,没成想离家五分钟就掉了。”

他微笑着摇摇头。“真可惜啊~ ”

然而我并没有什么感触。

然而,如果我真的停下想想,在我们坐在这儿聊天之前发生的事情。很多很多,在我们买厄瓜多尔的香蕉之前,在吃火鸡冷盘之前,在我们滚动浏览博客之前——温暖的内衣和冰凉的枕头。在我们学习阅读任何东西之前,在我们长高之前,在我们可以说话之前,在我们可以走之前,在我们出生之前……

我们先停一下,然后往回倒退。让我们往后退,后退,后退,后退。

好吧。

我们最初是个精子。

别太在意,我们都曾经是精子。看看这个句子末尾的句号。这个小点大约有600微米宽。当你是一个精子时,你大约有40微米宽。你那时也很可爱,到处摇着小尾巴,喜欢游泳。你会游泳吗?事实上,如果你没有战胜你的兄弟姐妹,你现在可能会是一个稍微不同的自己。也许你会笑得更大声,手臂上的毛发更多,或者矮个10厘米。

作为一个精子,你的生活很美好,但你总是觉得不完整。事实上,直到你遇到一个卵子,你才完整。然后你们两个开始了一个为期9个月的项目,打造一个全新的你们。啊,这段时间可能有点长,但你有了神经、血管、眼睛和鼻子。你长出了嘴巴、头发、胳膊、腿 。

精子和卵子相遇意味着你的母亲和父亲相遇。但不只是他们。想想有多少人遇见你,爱上你,为你在这里付出爱。答案是:很多,数不胜数。

在他们孕育你之前,你的祖先也许在池塘溺过水,也许被蟒蛇勒住脖子,也许在树上荡来荡去悠闲不已。也许被桃核噎住,也许被水牛踩过,也许也遇到过领带被卡在门缝中这种尴尬的事情。

你是最现代、最灿烂的火花,你的祖先经年累月的生存着,为了成就最终的你,他们不得不遇见彼此。

你十九世纪的奶奶和你十九世纪的爷爷在楼下的蜡烛店相遇了。她喜欢他的猪排,他觉得她搅拌黄油的样子很可爱。

你中世纪的爷爷和你中世纪的奶奶相遇时,他们都从城堡的炮塔里倒热油来抵抗掠夺的维京人。她喜欢他的咕哝声,他觉得她头发上的花朵让她隆起的胸脯跳了出来。

你冰河时代的爷爷穿着长毛猛犸象的毛皮穿过白令海峡大桥时,你冰河时代的奶奶正往相反的方向拖着一根木棍。他冻得紧蹙着双眉,而她喜欢他的剑齿虎项链 。

你的远古雨林爷爷在灌木丛中赤裸地采摘浆果,而你的远古雨林奶奶在晚餐时用矛戳渡渡鸟。她喜欢他的丛林怪癖,他也喜欢她的洞穴画。要不是因为他们后来的野餐,也许你就不会在这里了。

你很幸运,所有这些人都遇到了,相爱了,生了孩子,然后把他们抚养成人,而其他人又重新来过。为了你能来这里,一遍又一遍地发生着这样的事情。看看四周,飞机上,咖啡馆,商店,公园里。你的丈夫在床上打鼾,你的女朋友在看电视,或者你的妹妹在后院玩耍。你周围都是幸运的人。他们都是排着长队的幸存者的结果。

所以你也是幸存者。你是大自然给予的独一无二,最美好的事物。

但在你们所有强壮、热情的祖先相遇并在几十万年里一次又一次地坠入爱河之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发生……

让我们再往回退。让我们往后退,后退,后退,后退。

好了。

我们去郊游吧。穿上你的鞋子,因为我们要出去了。

拿一个保龄球,把它扔在你的车道边上。这是我们的太阳。是的,这个球只有8英寸宽,而实际的太阳直径是80万英里,但在我们的大脑感知下也就如此罢了。好的,现在沿着你的街道走十步,在你邻居的草坪上撒一粒盐,这是水星。沿街再走九步,撒上一粒胡椒,这是金星。然后再走七步,现在你已经走了两到三栋房子了,再扔下一个胡椒粒。

你明白了。

那胡椒是地球。

我们在这里,沐浴在炽热的阳光下,离保龄球有26步远。我们这颗巨大的行星只不过是无人区中的一个小点,但最不可思议的是:它会变得越来越大。

如果你继续走下去,火星离你只有几栋房子的距离,但木星最终会沿着街道走95步,离开这个社区,走到街角商店的半路。现在,一只狗的口水可能淌进保龄球的手指洞里,孩子们骑着自行车从你身边飞过,咕嘟咕嘟地吃着滴落的冰棒,想知道这个把面包屑扔到人行道上的怪人是怎么回事,宛如《汉瑟和格蕾特》中的情节。

如果你想离开我们的太阳系,你将不得不开始为剩下的行星走两百到三百步,最终在离保龄球半英里的位置撒下一粒盐,这是冥王星。你拿双筒望远镜都看不见保龄球了,而且你还得走很长一段路回家,外面越来越冷了。

但更疯狂的是:那只是我们的太阳系。只是一个一堆石头围绕着明亮的大保龄球星球旋转而已。

我们这颗大而亮的恒星,所有盐和胡椒粒,都在围绕着一条宇宙赛马场与其他两千亿颗大而亮的保龄球星球赛跑。你必须用保龄球覆盖整个地球8000次才能代表我们跑道上星星的数量。我们提到过这条赛道有名字吗?是的,它被称为银河系,也许是因为第一群注意到它的科学家们在那个星期五晚上,在望远镜前,吃着美味的“银河系”糖果。

但你准备好迎接最疯狂的部分了吗?那只是我们的星系。猜猜在整个外太空有多少个巨大的赛马场星系?哦,也不是很多。它的数量远超任何人的想象。说实话,没有人知道在这么大的黑暗中有多少个星系。我们所知道的是,每隔几年,就会有一个人向外看得更远一些,然后发现更多的星星在天空中闪闪发光。我们不知道它有多深,因为我们的火箭不会飞那么远,而我们最大、最先进的望远镜也看不到那么远。

现在,所有这些太空谈话可能会让我们觉得自己渺小和微不足道,但有一件事,这是件大事,这是最重要的事:在我们所见过的数百万个地方中,地球似乎是唯一能支持生命存在的地方。唯一的地方!当然,我们可能还没有见过其他赋予生命的行星,其他行星很可能是一团硫磺气体,永远处于黑暗之中,抑或像天王星一样,经历一个温度下降几百度,持续20年的冬天。

在这个地球上,唯一一个在巨大的黑暗中有生命存在的地方,我们最终成为了人类。

祝贺你,还有我们!

我们是在这块岩石上被赋予生命意义的唯一物种,我们是唯一拥有室内设计和星座标志,时尚杂志和家庭派对场景,怪物恐怖电影和音乐会,吉他和果酱的物种。我们有书,自助餐和无线电波,新娘和过山车,干净的床单和歌剧座位,等等等等。我们能享受面包的香气,享受微雨拂过发丝的飘逸,享受午后小憩的安逸。

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大家听好了。

我们只有一百年的时间来享受它。

对不起,但这是真的。

你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将在一百年后死去。你所在工厂的工头,你的杂货店的收银员,你的老师,曾在你身旁醒来的任何人,街道上所有的孩子,你抱过的每个婴儿,每个走过婚礼甬道的新娘,每个打电话叫你吃饭的人,每个国家的政治家,每一部电影的每个演员,你现在坐在房间里的每个人,每个你爱的人,当然,还有你。

生活是如此的美好,我们只有一小会儿的时间来享受我们看到的一切。那一刻就是现在,那一刻正在倒计时,珍惜时光,活在当 下。

5 对 “#2 珍惜时光,活在当下”的想法;

  1. 马克吐温一个多世纪以前,回顾自己的一生,说:生命如此短暂,我们没有时间,去争吵、道歉、伤心、斤斤计较。我们只有时间去爱,一切稍纵即逝。好的人际关系,为你创造好的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